搬砖的日子

7 月 29 日到 8 月 9 日的这十几天里,跑去北柳府的新工地干活学习。在学校,生活是简单的,宿舍、教学楼、食堂、图书馆几个地方来回跑,网络日趋发达,行的还是不闻窗外的秀才事。真正下了工地搬砖(是真的搬砖),才知道书本外的世界有多大。

主业是上螺丝、抬钢条、搬砖,副业是拍一段视频,记录下工地建设情况。连着几天下工地,我的说法是遭罪,家人说法是磨炼。

location

期间就睡在异常简陋的工棚里。雨季的泰国天天有雨,某个大雨滂沱的夜晚,屋脊不堪重负,破了一个小洞。于是乎,人生又多一段床右侧人酣眠,床左侧滴雨不断的经历。

后来转移阵地,迁至未施工完成的办公室里。两根柱,两扇窗,系上铁丝绳,忙不迭从二楼搜刮到一整块木板,抬下来赋予其新的历史使命(床板)。找来五块空心砖和一张并不管用的蚊帐,自此过上了新生活。若非亲身经历,很难真正体会那种所谓吃苦的感觉。

每天早早跑上二楼安好相机,设定好快门线,下楼开始一天的工作。搬钢条钢管,给大小螺丝上圈,拧钢结构组装时的小螺丝,诸如此类的体力活。下午五点,吊机收工,我也收工,把一天拍的百来张图从 SD 卡转到电脑硬盘,视情况决定是否给电池充电和格式化存储卡。六七人,三两菜,自己做,自己吃。饭菜无法讲究什么,填饱肚子已足够。洗澡之后,开始荒郊野地上的夜生活,你以为有什么?手机上网而已。期间赶上 Ti3 国际邀请赛,时差关系常常看到夜里两三点才睡。

8 月 10 日回到 Yokkrabat 的工厂,忙完视频,过了几天吊儿郎当的生活(名曰休息)。今天再去工地,房顶工作还有一部分未完,把这个也拍了,才算有始有终地完成工作。君子远庖厨读,况乎工地?但这些脏活累活,真正让我接触到社会中的另一面。

Chachoengsao 是我们新工地所在的地方,苹果地图中叫它做差春骚府,中国人更多地称其为北柳府,往东走一段距离,便是叫柬埔寨的另一个国度。

特别感谢此教程: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38ecd820101860p.html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