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默的精灵

下午2点,府城下起小雨。马路边是五颜六色的涌动着的小花苞儿。

我和姨妈、表姐吃完午餐,独自一人走在回住处的路上。

下了天桥,在超市广场外遇见一个瘦瘦小小的学生,六七岁的样子。蓝白色校服外套下是皱巴巴的红领巾,背着个粉红色的旧书包,包裹小脚的是一双棕色小凉鞋,正一步一脚印地踩着小水趋行。

应该是走在去学校的路上。应该是不远的一小东校区。二年级和四年级的学生安排在这个校区读书。

奇怪的他。两手攥着一把收紧的蓝伞,竖在胸前。看起来他很爱惜那把伞,不肯雨滴轻易沾湿它。

雨伞是小孩子用的那种,塑料布做成的伞面,轻轻的、脆弱的,仿佛用力一折就要断开。

我边走,边问他,有伞,你怎么不打开?

他边走,边看我,似乎是过了好久,嘴巴仍闭得紧紧的。

再仔细一瞧,原来是把不美丽的伞。有小半伞骨已经散开变形,连着的珠尾也不知丢到了哪儿。一撑起来,这儿也尖,那儿也尖,这也难看,那也难看。

瞬间想到好多的事,有好久以前的事,也有最近发生的事。

我把伞举到他路前边说,过来,我送你去学校。

这次的他很听话,但还是没开口。

快到校门时,路愈窄,人愈多。周围的雨伞互相碰撞着,水珠飞溅。

我拿出纸巾递给他。拿点纸,擦擦你的头发,都湿了。他照做了。

看他轻手轻脚般抽了一张,又说,多带两张,等会擦擦鞋子和手。他也照做了,但不说话。只慢慢地,用小小的右手,把先前的纸巾揉成一小团儿后,在头上粗暴地划来又划去。

我带他穿过人群和车流,来到校门口。接送的人们到这就该止步了。临别时,我对他说,去教室记得擦干鞋子,还在下雨,走快点。

还是没说话。我倒挺佩服他的家教。

他往门里走了几秒钟,像是反映过来什么,回过头来,在花花绿绿的雨伞中找寻。我看着他找到我,向我轻轻挥起握着纸团的右手。

我回礼后,指了指阴沉沉的天空,说,快到教室里去。

他似乎是微不可闻地“嗯”了一声,便转回头,在周身小孩们撑着的小伞夹缝中奔跑穿行,像极了森林里一蹦一跳的精灵。

😊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