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习小结

终于想起来有个博客要更新了,先前不是忙采访忙写稿,就是忙着出去玩电脑。刚把今天的稿子写了,发到邮箱里,现在就来写写实习一个月的事,为实习报告打个草稿。

这个月截止到今天,共发了 25 篇署我名字的稿件。这些稿件里,有的是好心的老师直接带了个实习生的名,有的是跟着去采访了,整理了资料但成稿不是我写的,也有的则是自采自写,编辑改了发出来的,这部分大概有 10 篇左右。现在回顾起来,有些渐入佳境的味道,虽然也可以说成是从 40 分进步到 60 分罢。

就说下几个印象深刻的稿件吧。

一开始接触的是垃圾分类的稿件。垃圾分类是海口市这两年、包括未来两年都在提倡要整改、改进的一个项目。街头的垃圾箱和小区里的垃圾箱同步更新,把容易引发噪音的、又容易被偷走的铁制垃圾箱换成 600 规格的塑制耐腐蚀垃圾箱。深入采访后发现,即使是街边一个不起眼的小箱子,都历经多道关口,蹭蹭蹭地跑到我们面前。垃圾分类开展后,生活垃圾还要细分为可回收、其他垃圾和餐厨垃圾等几类,用不同颜色的垃圾袋装好,投进不同的垃圾箱里。从采访中得知,设想是美好的。但实际能做到什么样的地步,和居民们个人的素质有很大的关系。所以,在看到街头垃圾乱丢乱放时,请体谅一下环卫工。

第二个是市政府开的政银企交流座谈会,主要是政府牵头,银行和企业抱团取暖,银行积极提供贷款,企业积极开工建设,共度经济难关。会议上第一次见到现任市长。会议开了三个小时左右,回来整理资料,反复听了 5 小时的录音,结果还被老师吐槽资料做得不够仔细,只能把黑锅甩给录音奇差的手机了。什么?买个录音笔?

第三个就是这次的台风了。这次台风后报纸开了多个专版报道灾情动态,客观上也属于比较好上稿件的阶段。可是由于文昌家里的房屋也因为台风出事,所以请了三天假期,回来时已经快进入灾后重建阶段。

说到家里房子,除了大门整个被风掀到、楼层一贯漏水外,倒也没什么大碍。现在也已经修好,木制的大门之所以整个倾倒,是原先的榫子被腐蚀造成的。当时听说罗豆农场海水倒灌很严重,回家发现没事,可能是我那儿地势高的缘故。后来采访靠海的农村村长,说是土地被海水倒灌,冲上来的海泥淤积下来,有厚厚的 10 多公分,导致耕地未来几年内都无法正常种植作物。这么说,个人家里只是倒了个木门,还算幸运。

罗豆
可怜的门和墙壁
罗豆
这幢和我一般大的老宅子,一年只住不到一周时间
东寨
在东寨,台风过去后第二天,下午晚 7 点,在我背后是被大树压倒的高压电线。这里直到 8 月 2 日才恢复供电

回到海口后,老师通过微信给了很多受灾地区的电话,要求采访,问清灾情。打电话过去后,除了因台风致使基站受损,线路不畅的之外,用乡音交流,倒也方便融洽,确实写了不少内容。可是由于版面有限,灾情众多,安排到报纸上就只有短短的几行字,侧面也反映出这次文昌灾区的受灾严重性。

之后的报道,我们转向了志愿者这一方向,连续采了一些信息后,老师做了个关于民间志愿团退的整版面的深读。再后来,有几篇是采写 12345 政府热线和南方电网恢复供电的小稿子。

台风的”事”过去了,接下来是采写”人”的。第一次独立外出采访,到秀英区的省医院住院部,在重症医学科中心 ICU 病房里,和病人家属与医生商谈。这个采访花费时间不多(只是上午去了一趟,中午回到家花半小时扒了几口饭,下午又去西海岸采书画义卖的消息),但写稿时还算一气呵成,可能是采访时确实了解不少内容吧(关于感冒引起的病毒感染入侵,有很深的感触),成稿 2000 字几乎就小半个钟的时间。这篇算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。

交稿当晚在网吧打 dota 时,还被老师打电话来表扬了几句。接完电话回座位一看,一路高地没了,摔。

之后是文昌灾区的灾后重建,采访紫贝侬家的项目。因为路程太远,只能电话采访。这时才知道电话采访弊端有多大,许多信息不到实地根本无法了解,也因为这个,加上自己工作不到位,被实习老师喷得…… 不过稿件总算写出了,也总算发表了,还是在重要版面的显要位置,内容上几乎全是自己的文字,可以说是对这个阶段工作的一次小小的肯定吧。

自然也有做的不好的,比如电话采访时不注意压缩时间,耗时太久耽误写稿;不注意根据采访对象的话挖掘更多的消息,还得再次打电话重复采访,显得很不用心;自己作为记者、作为观察者,讲的话太多,把本该由采访对象说的内容自以为是地说了,让人觉得尴尬异常–

特别是在听录音的时候,总有种感觉,当时我怎么问出了这么 SB 的问题,怎么说出这么 SB 的话?!

好在总算知道之前的自己有多差劲,才明白进步的空间在哪里。发现自己的错误,说明成为了更优秀的人,这个道理用来慰藉自己实在是再好不过了。(:joy::joy:)

Leave a Reply